栏目导航
最近推荐
热点信息
您的位置: 主页 > 49997.com >

窦文涛:绑匪收钱就放罗君儿 家属可送块“言而有信”匾


发布日期:2019-08-03 10:39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核心提示:窦文涛讲到,这个道德的复杂性,完全可能存在这样的,在公众眼里,一个特别有公德的人实际是一个特别缺私德的人,这样的人我在今天社会见得太多了。你说对他有两种衡量,就是说公德是演给你们看的。凤凰卫

  核心提示:窦文涛讲到,这个道德的复杂性,完全可能存在这样的,在公众眼里,一个特别有公德的人实际是一个特别缺私德的人,这样的人我在今天社会见得太多了。你说对他有两种衡量,就是说公德是演给你们看的。

  窦文涛:《锵锵三人行》,咱们这个话题,这件事儿发生是在一段时间以前,但是最近陆续有细节披露出来,我发现好多香港人在聊。而且就是说,我先给你看看照片是什么事儿,绑架,绑架你记不记得,被绑架的。

  窦文涛:罗姓女子。这家的香港富商千金罗女士被绑架案,你别看罗女士这模样,这模样不错。

  窦文涛:我说长得很美呀,小美女,但是你想不到她是个非常镇定的女子。你再看下边,这是在深圳,警方发现了绑匪的其中一个的背包,你再看,背包里有钱,就是赎金,这还有金银首饰。你看,这个金银首饰,这都是在她们家保险柜翻出来的,然后再看港币一千元。

  窦文涛:对,非常开心的在数钱,然后破了大案。然后你再看,这是在香港捉住的其中一个绑匪,全是大陆人,而不仅全是大陆人,全是贵州的一个村的人。

  窦文涛:这是在香港捉住了一个,那几个现在是在深圳受审,这个就是按香港法律,在香港受审。你知道我觉得有意思的是什么,不好几天都没抓着吗,按说警方下了套,就是勒索2800万现金,在飞鹅岭。

  窦文涛:这是他们家的一个小孙女,这帮人先是偷渡过来的,现在还偷渡,有一个有签证,从深圳过来。为什么就是说司法管辖原则,为什么有理由在深圳审你,其中一个就是说你们密谋是在罗湖的一个宾馆,就是你这个案件的整个环节当中,要是有几个环节,有一部分是在这儿发生。那么这儿就有可以审你的案子。

  窦文涛:很难说,你当年,我觉得这个真很难说,你不能简单的,你以为大陆就一定重,香港一定轻。

  窦文涛:也很难说,你按具体情节,但是就是说,当时这个人就报了警,又给了赎金,一连好几天,你记得香港出动直升飞机搜这个人,到处搜不着。原来,他们是躲了几天之后,又是用偷渡的办法偷渡回深圳,有一个人还留在香港,给抓了。现在这问题就是在于,这几个人他这个团伙闹分裂,所以我发现今天这个人没有道义,这个道义。

  窦文涛:对,水泊梁山的事儿今天也没有了,你知道吗?你想这6个还是同村的按说,一起做下此等大案,然后俩人先去拿钱,拿在一个什么地方,约定拿好了这2800万,然后自己先埋了1800万。那个负责看着这个女的那几个同伙没直接去拿钱,然后这几个哥们回去见到他们带了1000万,就说他只给1000万,他没给2800万,所以怎么办?说咱1000万,咱按照贡献大小,还按贡献大小分了,分了之后,这个人转头又去到1800万这个地方先拿点钱,自个儿先挥霍。这就是它为什么我们这个礼崩乐坏,你从我们这个道德水平上你就能看得出来。

  窦文涛:盗亦无道,真的是,但是相反之下,你别看,我就说这小女孩,现在人家防绑专家就总结这个小女孩的这个经验。说她表现出了超人的冷静,就一般的女孩子,你想几个男的一下进了屋,屋里就她一个人。开始没想绑这个女的,是抄保险柜,但是后来一发现女的可以绑,对吧?一般女的那肯定大惊失,劫财劫色,但是最后这个女的不但临危不惧,给绑在山洞里的时候,你想她还主动跟这几个绑匪聊天,马会论坛从净资产占比和净利润占比情况看,。有些线索就是这姑娘提供的。虽然绑匪蒙着头干吗的,但是她聊天,她能记住这个绑匪的一些线索。

  梁文道:而且后来曾经有段时间大家觉得很疑惑,为什么,因为那两天大家都在追查这家人的身世、背景,这家人其实这几天,他们家族是闹过分裂的,你知道很多富豪家都是二代。

  梁文道:对,二代就分裂,他们首先真的这家人是有名的分裂了,打过官司、争遗产什么。但是这个小女孩她爸爸这一边是这几年搞房地产搞得挺兴旺,就投地什么。让很多大型的,像新鸿基、长和那些财团都吓了一跳,很多地被他们抢去,做得很不错。好,然后那两天大家都在翻这些材料,也在查这个小女孩是怎么回事,原来她好像是在中环做一个艺术品的设计的这一类的东西,在英国是学这个回来的。

  梁文道:结果一直追查她的隐私,结果她后来主动开一个记者招待会,她出来说话,她出来说话就说她现在需要休息,希望大家给她平静的时间怎么样,就不要再追问。

  梁文道:对,但她说话的整个神态、整个记者招待会的表现是出乎寻常的冷静跟镇定。而当时还有媒体采访一些心理学家说了什么,说了一番相反的话,说什么她受惊过度,说是可能是恰恰是受惊过度,才会出现这么异乎寻常的镇定,但是这真的很难讲。

  梁文道:拿1000万回去,你可以说数一数原来不对,这也可以,对不对?但我觉得这方面我觉得那些绑匪团伙也不叫做完全没道义,他还真收了钱放了人。

  许子东:我看这个事情,事后看,我觉得盗亦有道,我觉得整个这个事情相当理性,没有失控。就是说你看它基本上就符合就是绑架的一些最基本的要素都在,你看,他们是系抢劫为原来的目的,后来绑架了,绑架了,我们目前也没有听到他对于人质有什么。

  许子东:这些都没有,所以,就是局限在绑架的范围内,实际上拿到了钱了,他们经过谈判,拿到了钱了就放人了。所以这个在最基本上,这群绑匪虽然你说他们出自于某个乡村、乡党,后来内部有些贪腐,但是他们在执行绑架,当然我们要说绑架本身是非常不好的,这个先要大前提先要肯定,它是个犯罪。但是作为绑匪来说,你看他,因为我们看到太多的情况,有的是失手。

  许子东:对,有的就算拿到钱也撕票,有的是等不及,撕了票,还在敲诈勒索等等的这样的情况发生,对不对?

  窦文涛:王德辉,小甜甜的丈夫,那不就是第二次绑架的时候,也交了钱了,最后,当然这是个谜,但是一般认为就是扔海里了,就是撕票了。

六合手机直播开奖结果  |   老钱庄菠菜网  |   49997.com  |   x9bc123香港挂牌之全篇  |  


Power by DedeCms